“改革先鋒”許海峰的家國情懷

2019年05月05日 14:43 來源:中國商務新聞網安徽

  一個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沒有英雄,一個有前途的國家不能沒有先鋒……曾經的奧運冠軍,中國奧運金牌第一人許海峰,爲中國體育事業奮鬥了數十年;如今的“改革先鋒”,積極投身社會公益事業,用真情回報國家、回報故鄉。

  1984年7月29日,在第23屆洛杉矶奧運會上,許海峰獲得男子手槍60發慢射冠軍,獲得本屆奧運會首枚金牌,同時也是中國人在奧運會上奪得的第一塊金牌,實現了中國奧運史上金牌“零”的突破,成爲英雄,也成爲一個時代家喻戶曉的公共話題。

  2018年12月18日,在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,黨中央、國務院決定表彰改革開放傑出貢獻人員,授予100名同志改革先鋒稱號,許海峰作爲一名運動員獲得這一巨大榮譽,讓他再次成爲各類媒體關注的熱點人物。根據“改革先鋒”公布的資料,許海峰是安徽全椒人,這又引來他究竟是哪裏人的熱議。


  采訪許海峰先生源于今年3月的一次朋友聚會,席間許海峰真情講述還原了自己的家庭曆史背景。他表示,幾十年來,雖然關于自己家世和成長環境的報道很多,但是尚未有一家媒體的報道是完全准確的。一起參與聚會的原中國農業大學校長江樹人先生提議,作爲全椒老鄉和媒體人,希望我能把許海峰的家族信史公之于衆。

  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,中華民族的崛起,源于無數家庭、無數個體的共同奮鬥。經過與許海峰的深入交流,記者深深感到許海峰家族的輾轉變遷史,與現當代中華民族風雲變幻的曆史,仿佛一幅大時代精准映射下的典型個體家園圖景。同時也感受到許海峰作爲一個時代的標志性人物,身上所具有的執著、樂觀、豁達、正直與友善,感受到他濃烈的家國情懷,感受到英雄的俠骨柔情、凡人的喜怒哀樂……

  滄桑時代許氏家族

  許海峰究竟是哪裏人呢?故事應該從他爺爺說起。

  據考證,許海峰祖上一直生活在安徽省全椒縣馬廠鎮黃庵鄉灣楊大隊宋莊村,他爺爺名叫許友勝,16歲時從宋莊村跟隨一支紅軍隊伍出發,參加了革命,後來娶了全椒縣古河鎮大戶人家王氏女子爲妻,生育四子。1929年,長子許恩榮也就是許海峰的父親出生在古河鎮,次子叫許恩華,老三叫許恩富,老四叫許恩貴。

  “大概是1937年,爺爺受黨的派遣,到當時安徽和縣沈巷區螺百鄉太基大隊從事地下工作,應該是擔任地下交通員,後來爺爺把奶奶和三個叔叔一起從全椒帶到了和縣。到1941年,又將三叔從和縣送回了全椒,將我父親帶到了和縣。”許海峰向國際商報記者講述說。

  到和縣兩年後,1943年,年僅14歲的許恩榮參軍,改名許銀芝,在當時的新四軍和含支隊擔任勤務員,直到抗日戰爭結束。解放戰爭中參加了山東沙河戰役、孟良崮戰役等,在沙河戰役中負過傷。淮海戰役後解放軍過長江,許海峰的父親跟隨部隊打到了福建,便停下在福建漳州駐防。

  “二叔家已經沒有人在世了,三叔家一直在全椒黃庵生活,三叔已經去世了,三嬸健在今年82歲,四叔家還在和縣太基村,只有我父親離開過安徽。”許海峰說。

  “我父親結婚晚,是1956年結婚的,57年8月1日我出生在福建漳州94醫院,因爲我出生在建軍節,所以我最開始的名字叫許建軍。我們兄弟姊妹四個人出生在福建不同城市,二妹出生在東山,三弟出生在福州,四弟在龍海出生。”許海峰告訴國際商報記者,在炮擊金門期間,他父親因爲指揮連隊轉移陣地摔傷,這是他父親第二次負傷,“但是父親運氣特別好,有四五次都是剛離開,炮彈就掉到剛剛呆過的地方。”許海峰笑著說。

  1960年,許海峰的父親轉業到了福建體育學院,三年後體育學院解散,又調到龍海縣擔任縣木材公司總經理,一家人也都搬到了龍海。

  “1964年,我就讀于龍海縣實驗小學,在文化大革命中父親遭遇迫害,被打倒遊街,後來關押到了福建省南靖縣的土樓裏,我還去陪了半年,那個地方當時環境特別艱苦。”許海峰說,“後來父親平反,1970年調到龍海縣生産資料公司,被派到一個叫顔厝公社的山溝裏呆了2年,負責修建備戰油庫。”

  1972年,眼看著許海峰要上初二了,這時正是全國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時期,父親考慮在安徽老家親戚朋友多,互相好有照應,就想方設法從福建調回到安徽和縣。

  許海峰說:“父親在和縣新橋供銷社當了副主任,我們一家人都跟著父親回到和縣。父親覺得我們的名字政治意義太濃,就給我改名許海峰,取意山高人爲峰、胸懷如大海寬廣,我妹妹改名許海雲,兩個弟弟分別改名許海松和許海波。新橋中學那年沒有初二班,校長拿了初一和初三的書讓我看看,我一看初三的書也能看懂,就直接上了初三。”

  1974年,許海峰在新橋中學讀完高中。在滾滾向前的世代浪潮中,許海峰走上了屬于他自己的命運之路……

  知青生涯苦中有樂

  高中畢業後,從小喜歡玩槍的許海峰特別想參軍。第一年因爲年齡不夠,第二年因爲知青插隊時間不夠兩年不讓報名當兵,第三年又超年齡了。那時,許海峰的父親是供銷社副主任,用許海峰的話說,“在當時那就是權力大得不得了”。但是,父親卻不用自己的權力爲許海峰“找關系”。

  “當時來征兵的連長姓肖,湖南懷化人,特別喜歡我,一直想帶我走,說只要我能離開這個縣,他就敢帶我走。我和母親都希望父親出面說一下。但是父親給了一句‘有本事靠自己,不能靠老子’。這句話對我刺激很大,我想今後真的就只能靠自己了。”許海峰說,“也正是這句話影響了我一生。”

  “1975年,我來到爺爺曾經戰鬥過的地方,沈巷區螺百公社,開始了四年半的知青生涯。”許海峰回憶說:“我幹了兩年多農活,當了兩年赤腳醫生,村民給我起了個外號叫做‘73行’,就是樣樣都會的意思。”

  許海峰愛學習愛鑽研,不怕吃苦不怕累。務農雖然很辛苦,但沒有什麽農活能難到他。許海峰自豪地說:“我基本上所有的農活兒都會幹,第一天車水,後來插秧、割稻、犁田、耙地,還放過鴨子采過草藥,什麽都幹過。”

  不僅學會各種農活,許海峰當赤腳醫生期間還認識了很多種中草藥,也學會了治療很多常見疾病,還學會修理各種農機農具、機械電器,還給自己組裝了一個收音機。村民一看,能裝還不能修麽?于是就把壞了的收音機拿來請他修。漸漸地樂于助人的許海峰成爲村裏的“小能人”,不僅與村民關系非常融洽,還在群衆中很有威望。

  插隊期間,許海峰還練就了叉魚的絕技:“拿上手電筒,帶上一柄魚叉出門,回來就是幾十斤魚。大隊公社來人檢查工作,吃飯沒有魚時也來找我要魚,跟我說借1條還2條,結果等我離開的時候欠了好幾百斤也沒還。”許海峰笑道。

  除了叉魚,許海峰彈弓打得好在當地也是聲名遠揚的,當時“四害”之一的麻雀就成了他的主要目標。1977年,許海峰拿著剛發的40元知青津貼,到蕪湖第一百貨大樓買了一把夢寐以求的氣槍,天上飛的麻雀,依然是他的射擊目標,只不過彈弓改成了氣槍。有一次他中學的體育老師王振澤和父親的幾位戰友到家裏做客,父親讓他去打幾只麻雀當下酒菜,“我出去轉了一圈,就打回來五十多只。”許海峰說。記者笑問:“和縣特産炸麻雀是否與您打麻雀有關?”許海峰告訴記者,和縣的傳統炸麻雀已經有600多年曆史了。

  射擊飛行中麻雀的精湛技術,也許爲許海峰後來成爲奧運冠軍埋下了伏筆。

  許海峰的這些特長使他在知青當中也特別有威望。“一些知青晚上跑去偷隊上種的西瓜、香瓜等,他們又不懂,摸黑偷回來的都是生瓜,我和生産隊長、書記、村民相處的都很好呀,就去生産隊說了一下,後來知青們想吃瓜拿著籃子就去弄回來了。我叉回來的魚也有他們的份,所以插隊的13個知青,其中有8個是上海的,全都聽我的。”許海峰開心地說。

  1979年知青返城,許海峰招工到了新橋供銷社當了營業員,而後來如何成爲奧運冠軍,以及成爲冠軍之後的故事在各類媒體都有報道,包括電影《許海峰的槍》裏也有詳細描述,已是國人皆知了,記者在這裏便不再贅述。

  鐵骨柔情守護初心

  在許海峰看來,父親是對他的影響是最深的:“父親對子女要求很嚴,但是很少訓人,是不怒自威,我們都怕他。逢年過節的時候,別人家是團圓,我們家是逃難,因爲父親在供銷社主管物資,過年過節的時候領導就想讓他批點煙酒糖等各種緊俏物資,親戚朋友也來找他,父親只好躲起來。”

  在父親的熏陶下,許海峰一直都是一身正氣。他告訴記者,從小到大他們家幾個孩子幾乎沒有與人打過架,而他也只有過兩次。一次是插隊期間的一年夏天,他當赤腳醫生的時候,在大隊醫療衛生所裏,一個民兵營長不經過他同意總是用酒精棉球擦身體降溫避暑,他告訴對方資源有限不要再來浪費了。對方盛氣淩人,說“東西又不是你家的”,就和許海峰發生爭執,相互拉扯過程中把對方衣服撕壞了,結果對方還惡人先告狀,看病的村民都幫著許海峰說明情況,大隊書記將那個民兵營長訓了一頓。

  還有一次是在供銷社當營業員賣化肥的時候,許海峰發現有個人偷化肥,前去制止,和對方打了起來。“化肥都是50斤一袋,買了就直接扛走了,但是有的袋子有破損,有個人乘我忙時就想渾水摸魚,從破損的袋子裏掏化肥放進自己的袋子裏然後再去封好,被我發現。”許海峰笑著回憶說,“他還叫了很多人過來想打架,但我人緣好,一聽說有人要欺負我,附近賣東西的、幹活的都過來助威了,他也不敢了。”

  許海峰的運動生涯乃至教練生涯都是爲世人所熟知的。在他看來,體育競技也是體現一個國家的綜合實力:“在改革開放之初,體育還起到了很好的凝聚人心、振奮民族精神的作用,譬如女排精神,爲國人帶來了極大地自信。”

  許海峰在體育生涯中,獲得過無數榮譽,但是他始終永葆初心,不驕不躁。在獲得首個奧運金牌後2個月,許海峰就把金牌捐獻給了國家。作爲運動員,許海峰獲得過13個世界冠軍,2次破世界紀錄,9個亞運會冠軍,但是許海峰說:“我們是國家培養的,我們的成績就是國家的成績。”

  1993年,許海峰患上了中心性漿液性視網膜炎,看直線都是彎曲的,看圓心是橢圓的,視線中心有一片黑雲跟著走。但他仍堅持參加了1994年世界錦標賽、廣島亞運會等比賽,退役後擔任國家射擊隊女子氣手槍主教練,而後逐步走上領導崗位。

  “一個人即使在最輝煌時也一定要有後顧之憂,要有危機感,不管做什麽事都要認真准備,盡自己最大努力做好。”許海峰說。

  許海峰當上教練後,一如既往地專注與公正:“別人都是逮到一個好苗子就死活捏在手上,盯著一個練,而我就想多爲國家培養些人。”據悉,十年女子氣手槍主教練期間,他帶了約40個運動員,其中有十幾個運動員拿過世界冠軍,20多個運動員破過少年、青年、團體的各類世界紀錄。

  “在接到自行車擊劍運動管理中心副主任任命時,這個中心沒有世界冠軍,到中心後讓我分管現代五項,當時這個項目中國特別落後,我想,要管就要管好,于是就與團隊一起做大量調研,認真分析研究,制定出適合運動員特點的方案,結果8個月後這個項目中國就獲得了首枚金牌,湧現出了世界冠軍。”許海峰開心地說。

  “運動員退役後走入社會很不容易,創業要給予支持,能參加的我都會去。”許海峰雖然已經退休,但重情重義的他依然非常關心自己分管過的隊員,在記者采訪前兩天,他從北京專程去深圳爲他帶過的隊員新店開業“加油助威”,鼓勵他自主創業。隨後他又不辭辛勞一路奔波,從深圳趕到全椒。在全椒的酒店,當記者采訪結束已近淩晨,第二天一早他又前往參加全椒的公益活動。

  近年來,許海峰積極參加各類公益活動,“中國青少年眼健康是個大問題,小學生有47%近視,中學生有60%,而高中生是80%,所以我現在在做青少年眼健康公益活動,同時也在做老年人的眼健康公益活動。”許海峰說。

  古道熱腸,家國情懷。許海峰已多次應邀參加安徽的各類公益活動,積極爲家鄉經濟社會發展貢獻一份真情。

編輯:劉浩

中國新聞社安徽分社版權所有: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
主辦單位:中國新聞社安徽分社 地址:安徽合肥梅山路8號 郵編:230021
聯系電話:0551-65533351  投稿信箱:anhui@chinanews.com.cn